logo
【密层义】

密层义一——创立持戒及精进之缘起

当行者满怀予乐与拔苦的精神来修行时,其悲心炽盛最强烈的表征就是持戒。以戒律可防护自己与他人,并且是破除我执习气最好的妙药。修行者由于悲心的加持我执薄弱的时候,配以勇猛的信心与精进,便会迅速见道。所以如果说悲心是证悟空性的方便的话,戒律就是悲心显现的手段。一个修行者具足了足够的悲心,自然也便满足了持戒的各种福德与能力。故而戒律与悲心彼此互为体现,相辅相承。

在许多修行者不慎难以进步的诸多原因中,以对三昧耶戒律缺乏根本的尊重及守持能力,为修学出现诸多障碍的主要因素。几乎所有的人都被灌输以戒律是成就依怙的重要告诚,其实这些戒律实际上是一个人在修证历程中每个证量的表显,故而至关重要。修行者对其的忽视,无异于在追求的过程中丧失最终目标一般,即使勇往直前,其结果不过进一退十。这对于学习密法的人而言,不仅是悲哀的开始,更是堕落的泉源。由于密乘戒律之持守直接关系到一个人修证的能力与心量,今为使实证之因缘获得极大建立,特以密乘五条根本戒律之——

第一、第二条:对上师、密法永无弃舍的决心与坚固信心;

第三条:对金刚兄弟之团结爱护;

第四条:对密法与上师教言恒时精进的实践;

第五条:对密意不随意外泄之守持。

暂作外、内、密之方便前导。(前导目的并非重新解释五戒定义而是在于帮助闻者明了戒律之于实证关系如何密切,并生起无碍守护的决定。)

在外层义理之前导中,我们作为初学者可如下理解此五戒律:

第一、第二条戒律——经由上师恩赐及加持,修行者方能明了无上本净的万法本质。故对上师与无上密法永不弃舍的坚固信心,是自己与众生解脱与成就的缘起。所以修行者应当最先体觉上师密法给予自己的无量恩德并因此信心永无退失。在不断感知信心与恩德的过程中,逐渐淡化了对能所执著的习气,乃至将一切所缘与思维言诠都领略为上师恩德之显现。由此修学者方可恒常驻守于上师及传承的巨大加持之下。许多修学者对自己能否有能力解脱与成就充满疑问,然而只要对上师、密法充满恒时的恩德感怀,地狱众生尚可被度并进入有缘净土乃至成佛。故而对上师及密法的信心,无比重要。

第三条戒律——益西加措上师曾教导说:一个真正的上师,从来不会认为自己比弟子绝对殊胜,他视弟子与自己,如同一条河流中的水一般,彼此平等。因此当损恼、伤害、及言说金刚兄弟的过失时,如同在河中倾倒毒液一般,不但伤害了自己与上师,还使清净的传承受到染污与毒害。故对自他的解脱与成就,作了极大的妨害。

第四条戒律——不间断咒及手印,指对上师教言及所行持之法,应恒常修习。由于凡夫在妄念执著的熏习下,难以生起清净正见,故应以不间断实修实证的方式培养自身与上师及传承的相应的相续,以破除多劫散漫破戒的概念与习气。

第五条戒律——密法首先重视的就是加持力,当修行者对于不了解不信任密法知见的人随意泄露密法的见解行为时,所受加持力会逐渐减弱。修法则易遇违缘障碍,难以修持成就。

在内层义理的前导中,可如下理解此五戒律:

第一、第二条戒律——对于上师和密法真正具备信心最大的表征,就是对上师教言的实修与实践。由此才能生起不退转的信心缘起乃至获益。几乎所有信心的不稳定或退失皆来源于对实修的疏忽与怯懦。由于不曾实践必然不会收获,随着时间的流逝及最初觉受的退失,修行者会减损信心并重新回归我执习气的怀抱。其后沉溺于弃舍与寻觅余师余法,把所有解脱与证悟的机会断送于轻诺寡信之中。不实修实证上师的教言,是对上师与密法缺失信心最严重的表显,它的代价是放弃了自身的解脱与成就。

第三条戒律——对于金刚兄弟不作损恼伤害的戒律,几乎是所有修法者最难持守的一条。它源乎于修法者对悲心认知的不足及对自我的执著。每个人因此会敏锐地看见别人的过失,这种由我执造成的寻觅会令自己为魔所控。进而思维自己之所以难以慈悲,是由于对方有着各种令人厌恶的过失与品格。实际这不过是一种愚蠢的概念的错乱与借口而已。当一个人同时具备金子与粪土时,我们绝不可因其是粪土的主人而忘记对方具备的无量财富。同理,每一个人在其可挑剔与令人厌恶的所谓不良之下,都有着也许经历了无数劫积累的高尚品格和旁人不具备的特殊智慧。并且今生这位金刚兄弟能够重逢上师与密法,足以证明其与诸佛的密切誓言及内在积聚的巨大潜力。行者智慧的最大可耻就是不能原谅别人的过失与罪恶。内心一定要深信:他人之所以错过或正在做错的事情一定有其特定的原因,其环境、教育的影响都曾为其烙下各种与众不同的痕迹,使他在因缘会际的时刻,出现了无法控制、亦无以挽回的充满过失的结局。

况且我们更要明白自己若是不能体会或至少是谅解对方的不幸和过失的因果,将是在生生世世中去做一次或多次对方那样的人,及遭遇那样的丑恶与不幸,直至完全理解并同情同样处境的人们的所有痛苦。所以修法者远离同情心并损恼以金刚兄弟为首的一切众生,简直如同夜路失灯又遇悬崖一般糟糕。这样做给修证带来的灭顶之灾即在于——因为自己缺乏起码的悲心心量,使得智慧难以生长,故而永远以执著二取为能事,难以消除对心佛众生的差别,在虚幻的轮回中与解脱成佛失之交臂。

第四条戒律——不间断咒及手印,则是不间断于实修实证的实证力行,由此必不间断对引发智慧泉源的世俗菩提心的行持,使修行者为令一切众生成佛故,不断于现见本性之愿心行为,乃至建立了迅速证入胜义菩提心的缘起。

第五条戒律——当我们将无上密法的见解行为泄露给不能信任因果者、不具修法资格者、进入密戒又破戒者、难以堪当甚深法义者,会令这些有情生起疑怖畏难的分别,由此引发其诽谤扰乱,妨害其解脱。而我们因为造就如是后果而对自身解脱或成就,产生极大障碍。

在密层义理中,可如下理解此五戒律:

第一、第二戒律——不舍弃对上师与密法的坚固信心,就是不舍觉悟本性的胜义菩提心的缘起。在未通达实相前,实际唯一的可修之处就是通过信心获得上师的加持,以此作为证悟实相的方便。由于对空性的体悟远离一切言诠思维,最直捷破除执著的方法就是以上师的证量打开我们的证量。故对上师与密法之信心是成就唯一的途径,我们回归本觉怀抱的唯一方法也必然是对上师恩德的领会及信心的培养。

第三条戒律——之所以要全身心地爱护金刚兄弟,乃乎他们是我等利益一切众生的方便和缘起。在本觉的海洋中,我们的妄想执著如同水杯一般笼罩在自己与一切师佛众生之间,使本来智慧之水无法与众生及佛的本来智慧相互融合,我们利益上师与金刚兄弟的行为,犹如杯中之水先与身边最近之水互为作用,在外力与内界的相互推动下,将破除无始以来的无明执著得以现见本性。故而修行者不能利益与己最近之金刚兄弟,将更难使无量众生获益,以与修法本意背道而驰的缘故,纵勤而利少。

第四条戒律——不间断咒及手印,则不间断对胜义菩提心的行持。修行者由于了知究竟实相的缘故,于一切缘起显现生大恭敬,因此而永不舍弃救度一切众生的实修实证及利生行为。

第五条戒律———关于不外泄密意的原因,在修行者未证悟解脱与显现的关系之前,外泄密意无异于在分别中更添一笔无意义的分别,由此则成为了出生障碍的缘起。又因为修行者执我为实的习气,障碍似乎就真的揭竿而起、难遮其势了。所以说不泄密意是迅速远离二取执著的最佳体现。一个不能恒常安住于自然智慧的人,无法阻挡能所习气之伤害。不泄密意则全然代表了这种至高无上沉默的意义——我沉默,以我无故。

综上所述,简要言之,随着修法次第的延伸,我们的认识也在不断深入。并更由于对五条根本戒律的护持,使自身轻易越过一切障碍。比如说修行第一障碍就是出于信心的薄弱而不去实修实证上师的教言,故极难使资粮道与加行道获得圆满。第二个难关则更加微细。即便实修实证如若不含悲心,则无法消除概念执著的习气,断送了开悟见道的机会。第三个难关即在于由于空性与分别的无二,自己须时刻安住于灵明赤裸的本性之中,此时方是最安全最保任的自然解脱与成就,而一旦以外泄密意的方式使自己重新套上执我的缘起后,能所的习气将颠覆修行者的许多努力。随意外泄密意是增添我执分别的催化剂,它会带来许多外界与内界的障碍,使修行者在修道的历程中备感艰辛。

总之,五戒的圆满可使修学者在现世中具足资粮道与加行道,见道并修道乃至终达无学道。故对解脱与成就,如同双足一般重要。

《密乘幻化网》云:

“不舍无上敬上师,慈悲已入正道者,咒及手印不间断,密义切莫向外传。”

以布施为戒律之基础故,令以世间最为殊胜的布施——无畏施(放生),表出世间之成佛因缘的持戒实证缘起,以此大布施作为圆满诸根本戒律最深奥的方便。

其一

◎ 求上师及大弟子恒久住世,并以此作为一切功德的核心,为(丁一)恭敬上师之意创立殊胜不离的缘起,并打下坚实的福智基础;

◎ 发愿终身放生尽力无间断,为(丁二)不舍无上之意义及(丁三)不间断咒及手印之意,创立终身善妙持守的缘起,并打下坚实的福智基础;

◎ 令法界众生圆满资粮,克修实证,为(丁四)慈愍已入正道者之意及精进恒猛之修持,创立实证力行的缘起,并打下坚实的福智基础;

◎ 以此依密戒而建立的内密回向不向非器、非时、及不应泄漏的情况宣说,为(丁五)密不外泄之意,创立细心护持的缘起,并打下坚实的福智基础。

其二

◎ 以创立圆满根本戒律的缘起供养上师及诸大弟子,以表保护传承清净,持戒精严之意,使师等从此皆因戒严传承不败而顺缘具足,永住不灭。

◎ 以做如是布施持戒的缘起,从今至未来际,师等乃至众生(及自己),永远遇到持戒圆满的师徒关系,乃至弟子永远如是不断地创立持戒缘起。

密层义二——创立供养金刚信心的缘起(即创立供养三根本的缘起)

密法弟子获得成就的关键,即从具足成就并经验丰富的上师那里获得心性的介绍并直接传授认证的方法。对于究竟知见的体悟,则完全依赖于弟子对于上师的无上信心。经由信心的无限的拓展,修行者以之为武器打破了习气中所有根深蒂固之概念及对二取的执著。只有在全然信心的加持下,弟子才能顺利地完成有关净化业障,围绕出离心、菩提心等的各种修行,以及建立功德的过程。一切本自圆满,唯因妄想执著不能证得。故而我们需要经历伤害及各种修习,以反观这一切的本质。而自始至终能使我们迅速抵达且少费气力的佐助,就是信心。它在修行者未见道前促使加行道与资粮道的圆满具足,为净除一切概念与执著打下唤醒心性的基础。在如上加行道与资粮道具足时又会自然圆熟自我对上师的无限信心,弟子会不自觉地做好把自己完整奉献给上师的一切准备。那时上师会经由弟子对信心不同层面的理解和深入,认证为弟子揭示本来面目的因缘的成熟。然后,上师的证悟和加持与行者的信心形成全然的相应,把弟子带入见道的伟大刹那中。然后才会自然经历修道与瓜熟蒂落之无学道,终至成佛。所以对师等信心的程度,乃成就的关键。上师为了方便众生悟解故,演化了三根本的渡化。今为表对三根本(即上师)水驻不灭的金刚依止之心,特以放生所创之缘起而供养之。

其一

◎ 发愿终生放生与求师等住世,为供养加持的根本——上师,创立良好的缘起;

◎ 以本尊的教法传承必由一切上师堪当并利益众生,故使加持的根本长受欢喜;必令其将本尊的成就与众生的信心相应。故使成就的根本——本尊亦长受欢喜。以此作为供养本尊的妙用,创立了贤善的缘起;

◎ 令法界众生圆满离戏光明智慧与修道所需的资粮的功德,为供养成佛事业的根本——空行,创立了殊胜的缘起。

密层义三——创立即身成佛的缘起

确切地说,圆满福德与智慧的资粮实是去除无明障碍的方法,而并非佛是由福德智慧而成就的。一切众生本自具足佛的清净种姓,唯因妄想执著而不能证得。所以我们使用世间功德之顶——放生,以善用其心的方式将其转化成为出世间的功德,使一切众生由此去除无明障碍,逐渐具足将心安住于本性的能力。至于安住本性能力的母亲,是对于一切师尊三宝的感怀恩德与具足信心;信心与恩德的母亲,是对于一切众生及师佛的广大悲心;而广大悲心的母亲,是对轮回的厌患及对一切偏执党类概念的远离。

故而我们以破除派别、师门、党类作为令一切众生具足出离的缘起;又以唤醒对众生师佛之知恩悲心而欲报恩;再由悲心的力用深感若离上师加持无法利益师佛众生,故生起坚定无伪的信心与恩德,并因信心与恩德加持使一切心佛众生自然溶入本觉的光芒之中。

《直指心性》中曾言“不应无义广泛伺察种种外境显现,而应唯将内心法性转为道用,此乃甚深窍诀之特法。”使用放生而致众生从加行道至无学道之缘由,即希望以善用其心的方式使用一切缘起之显现,并将其转为证悟成佛之道用。其具体原理如下:

一切众生无始以来,本体未证悟,自性执外境,大悲显现为心,便生出同性无明、遍计无明及俱生无明。

开启与拓展悲心的目的,即在去除内心的俱生无明;在慈悲相续善用其心的帮助下逐渐将一切所缘转化成为信心与恩德的培养,由此而破除了遍计无明;在悲心与信心恩德的加持下,使妄想执著显现为本来光明,使修行者开悟见道,破除了同性无明。然后再以安住于自然本性的能力远离一切执著而修行,终达转内心法性为道用之目的。从次第而言,我们使用放生所积聚之福智,先使一切众生圆满资粮道与加行道,以之圆满使众生破除无明障碍而见道,再安位本性以修道并终达无学道的目的。由此而建立即身成佛的缘起——

其一

◎ 以供养与持戒的功德,供养本体空性(法身、上师、佛宝);自性光明(报身、本尊、法宝);大悲周遍(化身、空行、僧宝)。为前行之圆满资粮道打下坚实基础;

◎ 又以前行坚实的缘起,为正行和四灌道之资粮圆满打下坚实基础;

◎ 以前行、正行、四灌道之稳固为缘起,即为即身现证双运金刚持打下坚实基础;

其二

◎ 为师等在弘法过程中皆遇如上基础牢固之弟子创立缘起;

◎ 为一切众生可如是修行乃至即身成佛,创立缘起,打下基础。

依止成就的要素,创立了持戒与信心坚固的善巧缘起;又依止成佛的主要次第,欲创立以圆满资粮道的福德因缘,而使逐个次第皆臻圆满的、即身成佛的缘起。使因素圆满,次笫不缺,实证如量,在现生当中把解脱与成就所需,一齐成办,以满足我们将来以无上成就供养师佛的大诺言!而这一切皆由一件小小的放生行为来引申,并且只要信心坚固,勤奋实践,一切所求必能如愿!

 

 

Copyright 2016版权所有 【爱国爱教!利国利民!共同创建和谐社会!】

联系方式QQ:1286556956,邮箱:gongxiufangsheng@qq.com

苏ICP备13017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