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地球公民》导演第一篇独家中文专访!

时间:2017.12.29 16.05 字体:

慈诚罗珠堪布说

如果只推荐大家看一部影片,

那就是 《地球公民》



你肯定看过《地球公民》

但肯定不知道

尚恩·曼森最初并没计划制作这部电影,

电影幕后制作如何困难重重

尚恩还因为《地球公民》遭遇了各种谩骂

尚恩到底想传达什么?

......


2016年9月

良食大学发起人简艺

对《地球公民》导演尚恩·曼森

进行了首次独家专访!


注:采访略长,需耐心看完


《地球公民》的缘起


简艺:尚恩,人们经常采访您,问您是如何成为纯素食者的吧?您是哪里长大的?


尚恩:我从小在洛杉矶长大,一直到二十岁都是标准的美式饮食。直到我看了一个90年代的纪录片,叫《黑暗之心》,讲述了70年代越南战争电影《现代启示录》的拍摄过程。在《现代启示录》的尾声,有一幕屠杀水牛的场景,然而70年代时,还没有相关法律禁止在电影拍摄中伤害动物的行为。而正是这些纪录片暴露了电影拍摄中的动物虐待。那时候片场有人会说,慢着,这个把鸭子的头炸掉的场景没拍好,再换一只鸭子重来。



1.jpg

黑暗之心海报


简艺:但对制作者来说很正常。


艾米(尚恩助理):对,因为他们希望效果真实。


尚恩:我大概是在90年代末看的《黑暗之心》,之后还有一些续集,记录了一些丛林部落砍杀动物的仪式,还有那些猪,即使牠们只是世界某个角落某个部落祭祀的仪式用品,但距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动物们遭受的折磨和苦难。而我那时还在吃培根当早饭,所以从那以后我再没碰过猪肉。当我开始筹备《地球公民》的时候,我已经吃素了。


不过在这里澄清一下,《地球公民》一开始并不是你们现在看到的这样,它最初只是宣传宠物绝育的公益短片,片中宠物部分的许多流浪狗的场景是我在洛杉矶中南部拍摄的,后来我们到了抓捕管理各种流浪狗的动物管制中心。在洛杉矶,这些流浪狗都会被带到动物收容所,有的安乐死,有的待领养,都是分开的。我当时亲眼目睹了他们如何安乐死这些狗,另外一些适合领养的会放在笼子里,要在五天内被领养。之后他们带我看了存放尸体的冷冻室,看到那些被冰冻的猫猫狗狗,我想到了牛,想到其他被冰冻的动物。



2.jpg

尚恩(左)和简艺(右)


从那一刻起,我开始纯素食,也意识到这已经超出了公益短片的范围,我想拍一部电影。但是我也会顾虑,我凭什么做这件事呢?有善待动物组织,有人道协会,这些大型组织应该已经做过这件事了。善待动物组织是我一直有合作的,无论是动物表演、动物园、还是动物皮,你能想到的动物虐待现象,他们都拍摄了短片来告诉你真相,其他组织当然也做了这些事,但是还没人做过一个将各方面拼合在一起的百科全书式的电影。于是我细想,总得有人做这件事,我得找到某个人/组织来做这件事,然后我突然意识到,见鬼了,那个人不就是我吗,干脆我去完成这件事。


《地球公民》幕后故事


尚恩:我来跟你讲个故事吧,片子里训练大象的那一段是布莱恩拍摄的,他是那里的工作人员。当时他拍摄是在某个荒郊野外,想离开根本没车,所以当晚他走了很久找到投币电话才能向我报告进度的,然后我们安排接收这些素材片段。有一天晚上,当他和所有其他员工都围成一个圈在吃饭的时候,他的摄像电池竟然从裤子里滑出来了,还带着各种线,掉在他的靴子旁边,当时的偷拍设备很原始,电池有多大你知道的,他就坐在那些驯兽员背后,他低头一看,录机躺在地上带子还在转。还好没人发现。于是他赶紧借口去上厕所,拖着这条腿在泥泞中离开了。这就是制作电影背后的一个小故事。但总而言之,我觉得在技术上还可以让它的画质音质更好一点。那时我也没有很多资金,都是自掏腰包,在伯班克的一个车库里做出来的。


简艺:花了多久?


尚恩:五年,1999-2004。但这是我的副业,当时我女儿才7个月大,所以我白天还要做正职养家,还要照顾她,晚上才做这个电影,所以花的时间就很长,大概用掉30万或是35万美元的样子。


最初的背景音乐我用的是古典乐,因为这部电影太沉重了,而且我以为用古典乐更便宜,但在美国这比我想的要贵得多。后来朋友推荐莫比的音乐,但是他做的是电子乐,完全和古典不搭边啊。最后我挑出他的16首音乐作为配乐,然后重新剪辑,我不是很确定动物主题和电子乐能不能配合起来,但命运,或者说生活就是这么出乎你的意料。


简艺:加上音乐后你剪辑改动了多少?


尚恩:基本上只是节奏问题,剪辑是很有韵律感的,尤其是纪录片,尤其是这部并不是你一人完成全部拍摄的纪录片。我自己只拍摄了宠物的部分,其他动物作为食物、衣着、娱乐的部分都是我从其他团队那里获取的,要把这些相互无关联的、别人拍摄的零碎镜头整合成一部连贯的电影节奏很重要。著名导演大卫里恩(David Lean)说过一句话:你必须不断剪辑,找到最佳的方式去呈现它。


忘了艺术吧


简艺:有多少片段是你从其他渠道获取的,又有多少是你和布莱恩这样的工作人员合作制成的?


尚恩:我是和一些组织合作的,有时候这些组织早已经拍摄过一些片段,只是还没有发布,他们说我可以和他们合作,只是现在你还不能先用这些素材。我说不急,反正这部电影也要耗费数年。我们和DXE(Direct Action Everywhere,一个宣传素食的行动派组织)之类的各种组织谈过,问他们可以给我们一些什么片段,这样我就不用负责全部的拍摄。



3.jpg

尚恩和女儿在中国

为《万物一体》搜集“活熊取胆”的资料


比如拍摄《万物一体》时,我去了中国的月熊保护中心,在那里呆了两周。但一个发型瞩目,戴着墨镜的美国人在那里似乎格格不入,我又怎么能捕捉到当地人们眼中的事物呢?于是我干脆不拍了,也许有人已经拍过了我可以直接用上。


这就是为什么电影中有些片段你会在其他片子里可能也看到过。《万物一体》开头那两头牛的场景不是我本人拍的,是我一个纪录片导演朋友拍摄的,看过后我便决定要在电影里用这段,但没有使用独占许可。可是我觉得,活生生的动物在受苦,你不能说这个受苦的场景只能是我的独家画面,任何为了动物福祉的目的都可以使用,如果你说,“不,这个场景只能在我的电影中出现”,这就太古怪了。


其实这也是纪录片的一个挑战,我认识很多拍记录片的朋友只为自己的电影负责,说是为了电影的艺术效果着想,其他的他都管不着。但我认为,在这种大环境之下,艺术性是排第二位的,忘了艺术吧,那听起来很自我中心,动物们正在死去啊......一部电影94分钟,我算的没错的话,如果一个小时内每个屠宰场有四五百只动物被屠杀,那么一部电影下来大概就有500只动物丧命,这是很有意思的对比。


但有时候,分销商会说,你把各种不同人拍摄的镜头凑在一起算什么电影?我说,这怎么不是电影?你看了有什么感受?你对此有反应,有困扰,觉得内心什么地方被戳中了…这就是电影啊,总有人要把这些东西组织起来的。


无论好坏,用心观察和感知

真相就会呈现


简艺:很多观众对《地球公民》的片头印象非常深,就是人们对真相会经历嘲笑-反对-接受三个步骤,这个说法是怎么来的?


尚恩:我也不是很确定,我读了很多哲学书。


简艺:你是学哲学出身的吗?


尚恩:不,我只是感兴趣,我本身是学电影的,但我不甘于做一个普通的电影导演,我想成为大卫里恩那样的人。我不算是个好学生吧,太理想主义,于是很快就出来工作开始锻炼自己。说回电影开头,那句话好像是叔本华的《作为意志与表象的世界》(The World As Will And Idea)那里看来的,有些人有想法但没有意志,有些人反之,这本书就谈到真相的三个阶段,任何运动都是这样,女性投票权运动、废奴运动等等…...你看像纯素食者一开始总是被人嘲笑的。



4.jpg

尚恩和艾米在Beyond Meat 纯素汉堡发布会现场


简艺:在美国放弃奶制品、芝士之类的困难吗?


尚恩:不难,只要你看过背后的事实就不难。就像你买一辆新车,然后看到路上到处都是这款车,但是以前没有注意,为什么呢?它一直在那里,你只是没有注意去看。我觉得苦难也是同样的道理,它时时刻刻在发生,只是我们看不到,但当你的意识觉知更开阔后,你就可以看到这些苦难,所以我在《万物一体》中就提到这个概念,当你的内心能感知所有生灵的苦难时,觉知就到来了,你开始对其他生命的苦难变得更加敏感,你不能从这件事中得到好处,你只是开始不再吃牠们,但觉知本身是很美丽的。我认为这个过程需要循序渐进,所以我自认为是个温和的教育者,不会强迫别人接受自己的观点。我的电影表达的就很强烈,它能代表我说话。相比之下,艾米就比较激动比较强势,她会说“你怎么回事啊?”但这其实也挺好的。



5.jpg

万物一体影片海报


艾米:你的电影就像一把锤子,击碎了我们习以为常的那些东西,但那本身就是真理。


尚恩:有时就是需要“敲”醒一个人。


简艺:你刚才说的那三个词:意志,万物一体,觉知都让我想到佛教,我也知道你受到的哲学影响很大,那么你觉得,谁的哲学,或是哪种宗教影响你最深?


尚恩:有好多。我个人没有宗教信仰,准确来说,我不信那种有组织有体系的宗教,但是我绝不会批评任何一种宗教。


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所有宗教,在其最好的部分,就像是语言,Hello,Bonjour,How are you都是问好的语言,你不能强迫人们只能说Bonjour不能说Hello。所以,基督教、佛教它们指向哪里呢?在耶稣的时代,你不能说,我是上帝的化身,我是耶稣的儿子,这么说会被钉上十字架,再倒回500年前的佛陀时代,你可以随意说,没有惩罚。因此地理因素,或当地的社会习俗起着决定性作用。


总而言之,你看《地球公民》,一切造物在精神上都是一体的。有些人问,那些宇宙天体的东西是怎么回事,《万物一体》中只有14分钟的画面是关于动物的,有些人对此很失望,以为我不再为动物发声了。并不是这样,《万物一体》的主题是基于对不同形式的喜恶而产生的隔阂,这就包含了动物主题。


佛陀和耶稣都对我影响很大,当然还有拉马那,克里希那穆提,甘地等先哲。我有幸在戴维·霍金斯生前采访过他两次,他是一位精神导师,还有来自印度的Maharaj Nisargadatta,他是思想非常超前的精神导师,但可惜没有机会在他生前见到他,他能击碎一切你对自我的认识,这种感觉让你颤栗,但却是件好事,因为正是这些对自我的认识使我们产生隔阂。


这个世界有各种各样的表现形式,生命以男人、女人、美国人、中国人、鼹鼠、老虎、狮子、小鸟、鱼…等生命不过以各种形式表现自己,表现出保护和爱的形式,但同样是这个地球的其他表现形式,地球上还有另一些形式,然后有人就暴力、压迫、憎恨那些不一样的形式,他们没明白生命真正的形式…希特勒不明白他所仰赖的地球,所以就非要除掉另一些生命。


这些人不理解这个世界多样化的本质,这就是“地球公民”这个词的精神背景。但这世上多数的人对此并不在意,他们只知道二元性,人们看的电影,包括迪士尼那些,都是讲好人和坏人的对抗,还有体育、政治、娱乐,一切都是二元对立,要求你选择阵营,不能跨越分界线,这样真的很烦人。


简艺:我完全能理解为什么你的电影在中国的佛教团体中非常能引起共鸣,因为这些正是佛陀试图传授的教义,用心感知万事万物,无论其好坏。我之前可能和艾米说过,我们在中国新年之际做了一个短片,关于四位佛教高僧,其中有一位非常有影响力的高僧在短片结尾说,如果这一辈子只能看一部电影,那就是《地球公民》。李连杰就是这位高僧的学生。


尚恩:哈,我们当时试图让李连杰为《万物一体》解说的,但最后失败了,也许是工作人员没跟他说吧。


我不怪人们,但严肃就是它该要有的本质


简艺:我突然想到另一个问题,你知道你的电影盗版其实挺厉害的….


尚恩:哈哈,其实我本来不是很介意盗版问题,一直到去年才开始决定禁止盗版,之前有十年我都是完全公益不收回报地在做这件事,每年还要花费不少钱。我们直接放在网站上,但是人们就直接下载后做成影碟去卖,我告诉自己,算了算了,起码能宣传动物福利。


但真正困扰我的是,人们开始自行翻译,而我不懂那些语言,于是就会失去控制,其中德国算是让我们忍无可忍了,他们还出了一个自己的版本,然后人们互相争执…...于是现在我在摄制新版,将会分成10部分,还写了新的旁白稿,重新邀请莫比,以及所有解说的明星,我们要认真严肃地做这件事,但我不会独立做这件事,我想和亚马逊,HULU,或者一些更大的网站合作。因为人们会觉得这些网站更合法,如果他们在这些网站上看到一部纪录片,也许会更信任,更愿意去看。我可以找各种组织获取片段素材,可以叫上所有解说者,这些事我一个人能做到,但最重要的是要让更多人去看。


詹姆斯卡梅隆看完后跟我说,尚恩,你得做一部人们想看的电影,你的电影传达的信息很棒,但没人想要花94分钟坐在那儿看完。我不怪人们,但严肃就是这个电影应该要有的本质。


我很讨厌筹资,有一个英国的亿万富翁也是《地球公民》的粉丝,他一开始想投资,数目也非常大,我可以把新版的做得比《万物一体》好更多,但后来他改变主意了,他说,尚恩,我以一个生意人的身份跟你说,如果你能处理好这样一个不受欢迎,非常困难的题材,全世界都能看,但你一分钱都赚不到,反倒是每年自己赔钱,我为什么要投资给你呢?所以我们希望人们停止盗版。结果我收到了死亡威胁….


简艺:谁要威胁你?


尚恩:那些宣传纯素食的积极分子…大部分是…他们说我是资本主义猪。这其实很讽刺,纯素食者口中的“猪”成了贬义的。我很冤枉啊,我又没赚到钱,后来我们在网站上收取1美元,做的更加商业化是以为这样看上去更有组织性。但我不知道他们从哪里看出我赚很多钱了。


简艺:他们为什么要攻击你?


艾米:那些人认为这部电影应该免费,认为免费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如果尚恩他赚不到钱一直赔钱又怎么继续拍别的纪录片呢?



6.jpg

简艺、尚恩和艾米的合影


尚恩:本来我是不介意的,因为初衷不是为了赚钱,但是我也不能亏钱。我了解这个行业。当我在2007年,也就是《地球公民》之后的两年为《万物一体》筹资金时,投资者说,“好吧,我们听说过《地球公民》,也深受感动,你做的很棒,但是你赚了多少钱?”我说没赚,这是免费的。然后他们就挺无语的。因为在他们的观念里,你除了事情本身要做好,还要有一个好的商业模式。


艾伦德·詹尼丝是《万物一体》的解说者之一,她说,你可以影响50个人,也可以影响五百万人,商业模式很重要,当然内容本身也很重要。我不担心内容,我通常都是好的素材太多,不得不删掉一些,但我还是得让我的发行公司Nation Earth把它包装一下,看上去合法,看上去像是一个能盈利的产品,如果好莱坞看到我能通过这部电影赚到钱,这样为其他电影拿到投资就会更容易。今年夏天我们去跟亚马逊谈,我带上了罗素西蒙斯,还是得极力推销。要是我拍的是恐怖片,赚了1千万,他们就会很感兴趣我接下来的计划。所以我和那些运动分子说,只是三美元,毕竟网站平台要抽取1美元,结果那些人说,我应该被强奸谋杀,我全家都该去死,太可怕了。


现在我要制作新版,还要向他们证明钱不会进到我口袋,总之就是挺沮丧的。但无论如何,这部电影有了越来越多的观众,我以电影制作人的身份说,技术上而言,初版的质量实在太差,我必须得修复一下。


简艺:那时候高清技术刚出现,而且有些场景要用非正常手段拍摄,所以我能理解。但其实有些人倒喜欢那种年代感。那么除了画质、技术层面的不足,你还想改进些什么?


尚恩:我一直不停重新剪辑,《万物一体》的解说词经历了45份草稿的修改,我就得剪辑50次,直到满意为止,所以成本也在不断增加。


我这三年一直在筹备编写新版的《地球公民》,会有10集,这次我会找别的剪辑师提高效率,但我肯定会自己负责剧本,自己导演。


简艺:这一次预算多少?


尚恩:暂时还不知道,可能1集会有上百万,一集45分钟到1小时,还会有第二季,将会全部是高清。现在的问题是哪些素材不能展示,但这个主题之下很难掌握好程度。人们说你能不能做个儿童版,我说怎么做,拿猪的那一部分来说,如果你觉得断尾、阉割、屠宰的画面太恶心了不能放,那还能放什么?整件事就很恐怖,没办法剪掉,我也希望有些措施减轻动物的痛苦,但是没有,很可悲,这就是事实。


《I Am》导演对我说, 你把汤做的太浓,口味太重,人们喝不了。我说这个比喻很好,我也理解,但这是纪实片。不过,如果要放在亚马逊这样的大网站上,他们肯定会审查删减的。


听打翻译|缪睫,梦颖

校对|缪睫

审校|简艺

如需转载请联系后台获得授权

编辑|缪睫




关注官方微博 共修放生
关注微信公众号 妙用功德海

Copyright 2016版权所有 【爱国爱教!利国利民!共同创建和谐社会!】

联系方式QQ:1286556956,邮箱:gongxiufangsheng@qq.com

苏ICP备13017927号